首 页 国内经济 原油资讯 经济数据 互联网金融 财经人物 投资焦点
网站首页 >> 投资焦点 >>当前页

金融委最新发声说了啥 马骏解读永续债补充银行资本

浏览量:31 次 发布时间:2018-12-26 20:31 编辑:四川 来源:四川新闻

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下称“金融委”)办公室通过央行网站发布公告称,12月25日,金融委办公室召开专题会议,研究多渠道支持商业银行补充资本有关问题,推动尽快启动永续债发行。

有分析指出,银行通过发行永续债可以有效补充“其他一级资本”,提高一级资本的充足率进而提高资本充足率。

提高银行支持实体经济能力

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马骏表示,永续债是一种无固定期限或到期日为机构清算日、具有一定损失吸收能力、且可计入银行其他一级资本的债券。商业银行发行永续债,可通过债券市场实现资本补充,支持其资产扩张。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至今全球发行的其他一级资本(AT1)工具的总规模接近1200亿美元,其中超过百分之八十为永续债,发行人涉及英国、法国、德国、韩国、印度、中国香港、中国台湾等22个国家或地区,是当前国际商业银行补充其他一级资本的主要手段。

为保证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可持续性,银行需要有足够的资本金。马骏解释道,从资本补充渠道看,商业银行资本补充方式可分为内源性补充与外源性补充两大渠道:其中,内源性补充主要依赖银行每年留存收益以及部分拨备;外源性补充主要有IPO、增资扩股、发行可转债、优先股、永续债、二级资本债等方式。除尚未发行永续债外,其他方式皆是当前我国商业银行补充资本的可行渠道。

12月25日,金融委办公室召开专题会议,研究多渠道支持商业银行补充资本有关问题,推动尽快启动永续债发行。马骏认为,这意味着以永续债为突破口,启动了新一轮的银行资本补充,这对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加大金融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提振我国的资本市场都有重要意义。

马骏说,当前形势下补充银行资本是促进经济金融良性循环的重要着力点。尽快补充银行资本,有助于发挥银行资本的杠杆效应,提高银行支持实体经济的能力,缓解小微企业、民营企业融资难问题。同时,银行抗风险能力增强、信贷扩张能力恢复,也有助于提振资本市场信心,尤其是对银行股的信心。

金融委办公室7天内三度“发声”

记者留意到,包括25日的专题会议在内,已是金融委办公室在七天内的第三度发声。

根据央行官网,12月20日,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刘国强主持部分商业银行、证券公司、保险机构、信托公司、基金公司负责人座谈会,听取对当前资本市场改革发展的意见建议。新闻稿指出,会议认为,中央明确提出,要建立市场化、法治化的资本市场,金融部门要加紧行动。当前资本市场风险得到较为充分的释放,已经具备长期投资价值,改革面临比较好的有利时机。

有业内人士指出,金融委与此前一行两会围绕资本市场发展的表态一脉相承,释放了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进一步加快推进金融领域市场化改革的积极信号。

21日,则是一则辟谣声明。金融委办公室指出,我们注意到网上关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决定不减税不降费等传闻,这与事实相反。

减税降费一直是今年市场关注的焦点。

“人民银行积极履行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职责,牵头制定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三年行动方案,出台资管新规及配套政策,加强金融控股集团监管,完善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与金融基础设施监管制度,补齐制度短板。”央行行长易纲近期在《在全面深化改革开放中开创金融事业新局面》一文中表示。


延展
多家银行资本补充方案获批

据华泰证券研报统计,今年12月14日至12月20日,有7家银行资本补充方案获证监会或银保监会批准。7家银行获批资本补充方案主要为核心一级资本补充。

上述研报认为,近期监管层加快银行资本补充审批进度,意在提升银行信贷供给能力,引导银行加大对实体经济融资支持。

银行补血“加速度”

今年以来,多家银行通过定向增发、发行优先股、可转换公司债、IPO等多种方式“补血”。

3月12日,农业银行发布公告称,拟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的募集资金规模不超过人民币1000亿元,用于补充银行核心一级资本。4月28日,交通银行宣布拟发行600亿元可转债发行计划。8月31日,工商银行公布,拟发行不超过10亿股境内优先股,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其他一级资本。11月21日,华夏银行发布公告称,近日收到中国银保监会批复同意该行发行25.645亿股的定增方案。

12月以来,多家银行的再融资方案密集发布,银行“补血”明显“加速度”。

12月7日,宁波银行公布定增预案,拟募资不超过80亿元补充核心一级资本。12月14日,光大银行公告称,银保监会批复同意光大银行境内非公开发行不超过3.5亿股的优先股,募集金额不超过350亿元,并按照有关规定计入该行其他一级资本。同日,中信银行也公告了计划融资规模不超过400亿元的优先股方案,在扣除发行费用后,全部用于补充该行其他一级资本,提高资本充足率。

12月17日晚,证监会集中审核批复平安银行等多家上市银行再融资。12月18日,证监会审核通过了交通银行公开发行不超过600亿元A股可转债的申请。浦发银行19日公告,银保监会同意公司公开发行不超过500亿元的A股可转换公司债券,在转股后按照相关监管要求计入核心一级资本。

也有多家中小银行谋求IPO。今年以来,成都银行、郑州银行、长沙银行已上市,青岛银行已成功过会,紫金农商行正在上市发行,江苏昆山农商行发布招股说明书。此外,仍有多家中小银行IPO排队中。

据媒体报道,此前券商数据显示,年初至今,A股上市银行已完成资本补充5315亿元,已公告但仍在进展中的规模7447亿元。

为何密集“补血”?

中原证券研报此前称,目前大部分银行资本充足率可以满足未来1-2年的业务发展需要,但过半中小银行资本充足率在支持更长远业务发展时有明显压力。此外,国内版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监管办法正在酝酿,部分全国性股份行或将纳入系统重要性银行接受更高的附加资本监管要求。预计未来1-3年内,将有更多银行出于业务开展需要与监管需要加入资本补充队列。

今年一行两会发布的《关于完善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监管的指导意见》明确指出,人民银行会同银保监会、证监会,在最低资本要求、储备资本和逆周期资本要求之外,针对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提出附加资本要求和杠杆率要求,报金融委审议通过后施行。

天风证券孙彬彬撰文分析,整体来看,银行仍然处于缺资本的状态。各类资本补充工具近年来均有较多的发行,反映资本监管、MPA考核压力下银行补充资本的需求强烈。二级资本债发行难度较低,当前的难点在于如何补充一级资本特别是核心一级资本,这也是当前中小银行纷纷谋求上市的重要原因。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武雯分析,首先,监管密集审核批复银行再融资方案有利于银行择机尽快补充资本,加大信贷投放,进一步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促进银行加大服务实体经济的力度。其次,银行急需补充资本主要考虑到三个方面的因素,一是《资本管理办法(试行)》下,部分上市中小银行存在达标压力;二是表外转表内压力下,资本消耗有所提高;三是部分银行盈利增速低于规模增速,银行资本内源补充能力有所弱化,导致资本补充压力提升。

“随着国内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监管办法的最终确认,部分银行面临更高的资本监管要求,且出于自身业务开展的需要,预计未来仍有更多的银行需要加入资本补充的队伍。”武雯表示。

新京报记者 宓迪 侯润芳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贾宁

本文永久链接:http://www.lovekumar.com/q/o/73287.shtml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